首页 > 房产资讯 >新闻内容

西安住房租赁行业规范政策相继出台

来源:央广网 2020年10月30日 15:57

 近年来,受国家支持力度加大、利好政策出台的影响,我国住房租赁行业得到较快发展,但租赁乱象不断,众多长租机构先后“爆雷”,资本推高租金价格,无数租客被骗……引起了相关部门的重视,今年以来,全国多地陆续发布“住房租赁市场风险提示”,出台相关新规,要求对租赁资金实施监管。

那么,住房租赁行业规范政策密集出台后,西安市的租赁市场有哪些变化?今后市场将如何发展?对此,记者进行了走访和调查。

政策频出 意在加强住房租赁市场管理

8月20日,西安市住建局发布了《西安市住房租赁资金监督管理实施意见(试行)》。意见要求,“托管式”租赁企业在开展业务前需与本市范围内的商业银行签订《住房租赁资金监管协议书》,并由企业在监管银行开立存量住房租赁交易资金监管专用账户。

9月11日,西安市政府发布《西安市规范住房租赁市场管理办法》,明确提出建立住房租赁资金监管制度,要求住房租赁企业将租金押金纳入监管账户。新规实施后,住房租赁交易实行合同网签备案,同时,建立住房租赁资金监管制度。

10月21日,西安市住建局向社会发出风险提示,提醒有租房需求以及出租意向的市民,加强住房租赁风险防范,避免权益受损。在这份风险提示中,记者注意到,市住建局对于租住双方如何谨防租金“陷阱”,如何选择租金支付周期、支付方式,防范“租金贷”等方面进行了提示和说明。

“一系列新政的出台,将成为住房租赁市场监管的一个重要转折点。”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分析认为,当前是长租公寓市场波动较大的阶段,监管部门的这些动作,对于后续规范和引导租赁市场的发展有积极作用。

政策保障 租住双方愿意选择信誉度高的中介

在西安工作的杨女士谈及自己近些年来的找房之路深感疲惫,“手机上安装了各种租房App,然而信息鱼龙混杂,难辨真假。明明显示有房,现场一看才发现房子已在两个月前租出去了;中介领着去看的房源又不符合自己的需求。”她说,从大学毕业到现在这四年租房日子里,城中村、老旧小区、商品房小区都住过,“黑中介”“二房东”,租赁合同未网签备案,房东随意涨价,擅自终止租赁或者不及时退还押金的事情,她和身边的伙伴们都经历过。

在杨女士看来,找到一个房租价格适中、生活便利、安全有保证的房子很不容易。对于西安相继出台的住房租赁新政,她说,房屋中介机构的行为得到规范,资金流向将被监管,不用担心被“二房东”“黑中介”骗了。

记者采访了多位租房族,对于建立住房租赁资金监管制度、合同网签备案等规范住房租赁市场管理的新办法,大家都十分认可。和杨女士一样有多年租房经历的陈先生说,租客通过西安市住房租赁交易服务平台就可以看到中介机构是否在租赁平台上进行了申报,以及是否进行了住房租赁资金监管,对于租客而言,支付相应数额的中介服务费,选择操作规范、市场信誉度高的住房租赁企业的中介服务,既能放心租房,也能在租住过程中有尊严。

对于房东而言,住房租赁市场有了规范化管理,也不用担心遇到租金收不到、房子又要不回来的尴尬问题。市民侯女士说,家里一套两居室的老房子,一直对外出租。谈及多年的租房经验,她说,房东租房时比较喜欢长租的房客,这样房子能减少空档期,保证租金收益,同时长租的房客也能更爱惜房子,并且房东与房客相处时间长了,沟通起来比较容易。也是因此,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机构做起了房屋长租生意,可是长租机构频频“跑路”的新闻,让房东和房客蒙受损失。现在有了相应的监管政策,把房屋出租的事交由住房租赁中介机构代办,这样房屋及资金的安全也更有保障了。

中介机构 不断拓展更规范的居间服务

随着住房逐渐回归其居住属性,人们的观念和预期也正在发生转变。这些改变不仅体现在承租方,也体现在中介市场。

目前,全市正在大力推进老旧小区改造和棚改项目,通过综合整治,很多出租房配套设施及居住环境都大有改善。在此情况下,一些租房族担心西安提供给低收入工薪阶层及刚踏出校门毕业生的低租金房源越来越少。业内人士认为,目前政府正在增加公租房供应,为租房者提供配套健全、价格低廉、可供稳定出租的保障性房源,房屋租赁中的中低价供需矛盾不会长期存在。

据58同城、安居客近日发布的《2020年三季度楼市总结》报告显示,今年前三季度,受春节假期及新冠肺炎疫情双重影响,1月至2月租房市场需求下降明显。三季度,19个重点城市租房访问热度同比去年微涨0.3%。一家连锁房屋中介公司的负责人表示当前我国住房租赁市场总规模已达1.5万亿元,住房租赁也成为中介服务机构增加业绩的一个主要业务。

记者走访了多家房屋中介机构后发现,大部分中介机构的房屋租赁流程较以往规范了不少,在西安住房租赁交易服务平台有登记、已开展住房租赁资金监管都是招揽生意的必要条件。

在城东一家连锁房屋中介门店中,当记者以租客咨询租金安全如何保障时,一位工作人员表示,租客在通过租赁服务平台进行租赁合同网签备案时,会弹出提示框“是否接受租赁资金监管”,可根据提示内容勾选,凡接受资金监管的,可根据租赁网签备案合同中显示的监管信息,到指定的监管银行网点或根据监管银行提供的缴存方式按时足额缴纳。这笔资金到达企业与银行签订协议设立的住房租赁交易资金监管专用账户后,由住房租赁行业管理部门对专用账户日常收支情况进行监督,监管银行对租赁交易资金进行日常监督,每一笔收支都需走相关流程,不得随意支取。

这位工作人员坦言,以往租客担心房东收钱了提前收房或是找各种理由克扣押金,房东则担心租客租房不是为了自住而是当了“二房东”,作为中介机构对于租住双方的行为无法控制,双方产生纠纷时,中介机构无力解决,甚至还被指责“收钱不办事”。现在整个房屋租赁交易过程更加透明,责任也更加明晰,租户、房东以及中介机构的权益也更有保障。但目前市场上仍有个别不规范、信誉度不高的房屋租赁中介机构存在,也有个别房产经纪违背职业操守的情况存在,市民在选择住房租赁中介机构时仍需谨慎。

业内人士 行业更需要全方位市场体系建设

频频出现的“甲醛房”等事件暴露了住房租赁的安全性,不断“爆雷”的长租公寓也暴露了监管的不足,因此政府相关部门对于住房租赁这个行业和市场越来越重视,相继出台的管理办法对于改变当下混乱的住房租赁市场起到积极的作用。但有业内人士认为:这远远不够,“居者有其所”是民生之本,不仅要靠法律去规范市场行为,更需要全方位的市场体系建设。

采访中,一位多年从事房产租赁相关行业的人士表示,住房租赁交易过程中,首先要保证各方主体,尤其是租户权益。从根本上说,住房租赁是为了解决住房问题,保证“居者有其屋”的权利。

其次是鼓励机构出租人的发展,发挥政府和机构在租房供给方面的重要作用。早在2016年,国务院办公厅就发布了《关于加快培育和发展住房租赁市场的若干意见》,《意见》指出,到2020年,基本形成供应主体多元、经营服务规范、租赁关系稳定的住房租赁市场体系,基本形成保基本、促公平、可持续的公共租赁住房保障体系,基本形成市场规则明晰、政府监管有力、权益保障充分的住房租赁法规制度体系,推动实现城镇居民住有所居的目标。意见提出,支持房地产开发企业拓展业务范围,利用已建成住房或新建住房开展租赁业务;鼓励房地产开发企业出租库存商品住房;引导房地产开发企业与住房租赁企业合作,发展租赁地产。

此外,要加强财税和金融支持力度,制定相关领域的财税金融政策,才能避免出现租赁企业通过“租金贷”等方式盈利侵害租住双方利益的情况发生,也能利于良性的市场发展机制的形成。最后,要探索建立住房租赁主体信用体系。如出租人信用、租户信用、机构信用(如中介机构信用)等信用体系的建设,将其纳入整个信用社会体系的建设之中。

西安报业全媒体记者 龚伟芳

相关推荐

房屋租赁协议中的押金起着什么作用

一、房屋租赁违约金怎么约定  1、约定的违约金过高或过低可以请求变更,约定的违约金超过实际损失30%的可认为约定过高,可要求降低。所以,只要不超过主合同标的额的30%,当事人怎么约定都行。  2、《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二款规定:“约定的违约金低于造成的损失的,当事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予以增加;约定的违约金过分高于造成的损失的,当事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予以适当减少”。二、房屋租赁协议中的押金起着什么作用  1、对承租人的效力。  押金交付合同为附随于租赁合同的从合同,自交付押金时产生法律效力。当承租人没有交付押金时,应视为押金合同未生效,出租人不得诉请法院要求承租人交付押金。出租人为保障自己的利益,最好在约定押金条款时写明如承租人不在规定的时间足额交付押金,租赁合同不生效或者出租人有权解除合同。  2、对出租人的效力。  押金对出租人的效力主要体现在当押金所担保的债务未履行时,出租人可以自行扣除。  3、房屋租赁协议中押金的担保范围:  押金担保的债权包括:  (1)迟延交付租金及其利息;  (2)迟延交付的物管费、水电费、电话费及其滞纳金;  (3)承租人因违反对租赁物的保管义务或损坏租赁房屋及其设备而产生的赔偿责任之债务。三、房屋租赁的期限怎么规定  房屋租赁期限,是指承租人使用出租人房屋的期限。当事人约定了租赁期限的,为定期租赁;未约定租赁期限的,为不定期租赁;租赁期限6个月以上,而未采用书面形式的,应当视为不定期租赁。定期租赁和不定期租赁合同的租赁期限均不得超过20年。租赁期限超过20年的,超过部分无效。

2020年08月17日 17:48

租客网:用实力与实惠打动你的心

如今的85、90后已经成为社会的主力军,围绕着这一群体的总是让“老人们”看不懂的需求,让传统的商业逻辑不断自我怀疑,比如租客网的租客社群,很多传统思维的人表示“房子好住不就行了?为什么还要搞社群?”租客社群到底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东西,还是平台竞争力重要的一部分?85、90后是当今社会的新鲜力量,他们的爱好多种多样,有的喜欢唱歌、有的喜欢旅游、有的喜欢打球、有的喜欢看书、有的喜欢沉溺在自己的二次元世界……总结下来为:社交和吃喝玩乐购。提到社交,首先映入大家脑海的一定是微信,微信现在已经拥有超过十亿的用户量,从微信的官方数据上看,微信用户数量第一次井喷式的爆发是从2011年开始。当时微信推出“查看附近的人”的陌生人交友功能,以及“摇一摇”交友功能,致使微信用户数量从1500万快速上升到了1亿。这批85、90后对于陌生人社交需求客观上推火了微信,也让更多人关注到年轻人的社交上来。而这批85、90后,如今已经是租客群体的主要部分。针对当今租客群体的特质,租客网在成立之初就已研究,怎样为租客提供更好的社交服务,最终也形成了今天租客网的租客社群。“现状年轻人的圈子说大很大,说小也很小,他们工作上的交际很多,但难以交心,生活圈子很小,但知心朋友不多。他们并不仅仅满足于居住,还有强烈的社交需求,这种需求更是精神层次的,而租客网的社群服务能够很好地满足他们。”据笔者了解,租客网是互联网租客唯一正宗的官方平台,一直以来以不断满足租客需求,提升租客租赁体验感为目标,除了满足租客群体的“社交需求”,租客网的“租客惠”项目,也能为租客缓解“娱乐需求”方面的经济压力。租客惠能够为租客带去真正的实惠,租客网会员,在使用租客惠时可以享受到附近商家的优惠推送,并且在买单时使用租客惠付款,可以直接享受到优惠折扣,无需提前预定,简单便捷!对于公寓运营商以及写字楼运营商来说,选择与租客网合作,联合开展“租客惠”项目,无疑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既能为自己公寓、写字楼的租户带去更好的服务,又能提高自身的服务层次,优势多多。年轻租客的需求多种多样,找准机会点切入,会得到意想不到的收获。“租客社群”以及“租客惠”都不是想象出来的需求,都是租客网通过大量数据调研、以及足够的精力去运营研究得出来的成果。“在做好租赁服务这个基础上,租客网会不断为租客们提供更多便捷、实惠的延伸服务,让租客网的“家文化”渗入到租客生活的方方面面。”

2020年04月27日 10:57

深陷瑞幸困局,神州优车自救出售持有资产获2.5亿“救命钱”

由一杯倾倒的咖啡所引发的“蝴蝶效应”,正在神州系企业之间持续发酵。停牌2周再复牌,神州优车依旧没能褪去股价暴跌的阴霾,4月21日当天股价跌超28%。相比坐以待毙,神州优车选择自救。4月21日晚间,陷入“风雨飘摇”局面的神州系企业——神州优车发布临时公告称,公司拟向福建优车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优车产业基金)或其子公司转让其所持有参股河北幸福消费金融39.25%股权,预估转让价2.5亿元。本次交易完成后,神州优车将不再持有河北幸福消费金融股权。这意味着,通过出售持有资产进行“自救”的神州优车,总算拿到了一笔“救命钱”。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是,优车产业基金的实际控制人,是大钲资本创始人、董事长黎辉。资料显示,黎辉曾任神州优车副董事长。另一方面,大钲资本不仅是瑞幸咖啡A轮、B轮的领投方,还是瑞幸咖啡最早的外部机构投资者。“熟人”接盘的故事,在神州系企业中并不陌生。不过,从财务数据来看,河北幸福消费金融本身却是一个“烫手山芋”。公告显示,继2018年亏损1328万元后,截至2019年12月31日,河北幸福消金审计总资产为72.3亿元,负债总额高达65.9亿元。换而言之,截至目前,河北幸福消费金融尚未实现扭亏转盈。这一“割肉瘦身”谋求资金输血计划的背后,亦是神州优车谋求自救的无奈之举。此前,4月2日,受瑞幸咖啡造假事件影响,同属“神州系”公司神州租车、神州优车股价均遭受剧烈震荡,仅1天后,神州优车股价便大跌21.75%。自4月7日起,神州优车开始停牌。股价暴跌的背后,则是神州优车深陷债务风险。受瑞幸咖啡财务造假事件影响,神州优车方面也坦言,“已经出现金融机构和供应商挤兑苗头,若挤兑情况发生,将对公司现金流造成极大压力,甚至影响正常的持续经营。”近日,神州优车发起了多项自救行动。4月20日晚间,神州优车主办券商中金公司发布提示公告称,经神州优车向股转系统申请,神州优车股票自4月21日起恢复转让。若与AmberGem交易全数交割,神州优车所持神州租车股份比例下降至约8.81%,也将不再是神州租车第一大股东。对此,神州优车方面解释称,“为维护投资者利益、避免相关传闻引起股价异常波动,神州优车向股转系统申请。”如今,由陆正耀一手打造的神州系,正深陷“风雨飘摇”的局面,而神州优车自身也面临着不小的危机。此前,神州优车原定于今年4月29日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但据其主办券商了解,截至目前,其2019年年度报告编制工作尚未完成,按时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存在较大不确定性。另一个严峻的现实是,如若神州优车在今年6月30日前仍无法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该公司股票将存在被终止挂牌的风险。覆巢之下,安有完卵。“风雨飘摇”中的神州优车,又该如何破局?

2020年04月23日 16:53